金星町

————你也是,遠道而來的客人嗎?
 
首頁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文創】激不起漣漪的湖水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柳旭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文創】激不起漣漪的湖水   周二 2月 26, 2013 9:57 am

++++

『你喜歡我嗎,旭?』


忘了是第幾次聽到這樣的疑問。
也想不起來了,但總會又陷入這樣的輪迴重演。


++ ++ ++


「我們分手吧。」
妝粉點綴細緻的捲髮女性一邊切著牛排,語氣猶如談天般直接。

「我可以知道原因嗎?」
原先臉上的表情停頓了下,他問。

插在玻璃水杯裡的玫瑰擺放在素雅桌巾鋪上的桌面,兩人的前菜與湯類才剛被服務生收去不久。

餐廳裡的音樂雖然悠揚,現在對他來說卻有著幾分滑稽。

「不適合。嗯,這是比較簡單點的說法,……還是你要聽複雜點的?」
拿起桌上的百香醋飲喝了一口,她沒打算繼續糾結。

「你看,你聽見了我提出分手的話,也只回這句話?」
抬頭看向這個在跟自己約會,已被自己認定為過去式的前男友,同所大學的學弟,凌厲的目光想從他眼裡看到什麼,卻發現望進的仍是一片平和的溫水。

「……我很抱歉。」
他只是苦澀的笑笑。


抱歉?抱歉什麼呢?
他也從不會解釋。

預料中的反應,看過無數次的狀況,她也累了。
連挫敗感都沒有了。


服務生送上他慢點到的羊羔排餐,見他對服務生點了點頭,那溫和如煦的笑容總是合宜的展露在他臉上,讓和他交談的人都能感到舒服,她也曾喜歡上這樣的笑。

可現在這樣的笑容卻讓她看了巴不得能直接撕開發洩一番!
那是無法用言語形容也無處可發的鬱氣!

「我說——」
她有點無奈,只得回頭繼續切起牛排,一刀刀的把氣力投注進去。
「小旭,我知道你對我很好,很體貼,你很溫柔,幾乎一個完美情人該具備的條件你都能做到,可是…」

「——我感覺不到你在乎我。」
總是那樣溫和的笑笑,就直接包容她的寵溺,安排許多小驚喜,帶著她去各個想去的地方,幾乎是有求必應。

但是她一直很難感覺到他明顯強烈的情緒反應。
吵架時也只像是她單方面的鬧脾氣,他溫和的安撫,每次怎麼都讓她覺得錯的人都是自己。


「像現在,我也看不出來你有著急或是更直接的反應!你喜歡我嗎?你到底在不在乎我?」
聲音不自覺提高,她的刀叉俐落的下刀時在盤上擊出了清鏗的脆響。


週遭頓時側目。


「因為我尊重妳的選擇,所以不會阻止妳。」
半响,靜靜的看著情緒開始激動起來的女子有些怒意的臉龐,他淡淡道。

好像,每次都會變成這樣的狀況呢……
說不上是無力感,但是就是那種“啊,又發生了”的狀況。

柳旭一面看著自身為主角的分手戲碼,像從第三者視角,但自己卻是當事人的滑稽場面,偏偏這狀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果然…」
咬著唇,女子有些泫然欲泣,但卻又那麼無力。
「你如果會生氣,跟我發脾氣,或是會緊張挽留我,至少我不會覺得自己是在跟什麼反應都沒有的木頭說話!」
忍住情緒,她嘆了口氣,繼續切起那宛如殺父仇人的牛排。


「分手吧,我解釋完了。」

++ ++ ++

「欸,你又被甩了啊?」
不算是嘲諷,也沒有憐憫意思,講得像早就習以為常。

看著電腦螢幕,柳旭沉默的用手指操作快捷,滑鼠一邊點選地城房間裡的金屬骷髏,爆裂箭和穿心交替的進行無言屠殺。

「先前是通識課程的學妹吧?那個很像小兔子的,再之前是書店打工的那個短髮女孩子,啊,還有聯誼的那個辮子小姐,喂喂,別不理我啊~」
拿著漫畫雜誌朝柳旭視線揮了揮,男子試著喚回室友的注意力。

「很難過?」
瞧瞧,這麼安靜呢。
心下猜測,卻發現室友的電腦螢幕上已經出現詢問是否要使用娜歐靈魂石,他突然覺得該安靜的閉上嘴。



「應該說是這次算被甩吧,別講得好像我老是像被甩的那個。」
懶得再掙扎,將遊戲擺一旁,柳旭搖搖頭起身。

「其實差不多了啦,我看你每次交往一陣子後都會變成同樣的情形,說說,這次還是跟之前一樣嗎?」
禁不起好奇心折騰,他繼續詢問。

「說什麼?」
看了下室友一眼,柳旭開始想嘆氣。

「她們的反應通常都是一樣的,“你很好,可是我感覺不到你喜歡我”。」
……然後不是開始又吵又鬧,就是果斷分手,只是誰先提的早晚問題罷了。

「是我看起來不夠認真嗎?」
喃喃自語的做著反省,同樣的狀況老讓自己哭笑不得。

「旁觀者來看你很認真啊,從開始交往到分手。」
看著革命許多次仍失敗的同胞,還在光棍中的室友一臉情義的安撫。
「不過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會被她們這樣覺得?」

「吵架的時候我太平靜之類?」
想著今天被前女友的指出的問題,柳旭露出一抹苦笑。

「發生這類問題時,如果沒有人理智應對,場面不就會變得更亂七八糟嗎?」

「是沒錯啦…」
聽起來很有理。

「既然她都下了那種決定,繼續扯東扯西的不是也難看?能好好和平談完,這樣對兩方都好。」

「你不難過嗎?」
聽這人講著講著,室友丟出這句話。

「嗯?」

「很少會講你自己的感覺?看你通常都是去迎合她們的喜好,雖然對很多事都很熱情的樣子,但不是什麼都很喜歡吧?」
只是溫和而已。

「沒有到喜歡,可也沒到討厭。」
所以並不需要有什麼反應啊?

「…唔。」
抓了抓頭,室友突然覺得自己不知道該同情哪方。

「一直拿石頭投向湖水,可是又激不起波瀾,任誰都會挫敗的。」
不直接講明,他搖搖頭,在發現柳旭聽完仍是一臉茫然,他只得安撫的拍肩。

「我是覺得你不可能不難過啦,不過你脾氣也太好了。」
老想把狀況控制在理智能掌握的範圍。
講著不痛不癢的應付性安撫話,室友心裡暗暗吐槽。

「看看之後有沒有可能真的出現讓你非常喜歡的對象吧?」
能喜歡到不去顧慮這些小心的。

「哈哈哈哈,就別再取笑我了。」
當作是朋友的安慰話,並不大介意,柳旭繼續苦笑。
「我啊,通常只要聽到交往的對象問出那句話,腦袋馬上就是一片空白。」

「喜不喜歡之類的話,聽起來像是被逼著要做什麼承諾似的。」
想起總是讓他惡寒的魔咒,一邊思考,柳旭愣了愣。

而且完全不記得是從哪時候開始的,是誰先說出這句話的。
…突然發現先前交往過的對象每個記憶跟面容都淡忘的很快,只要是分手後。


……喂喂,你不會其實有什麼失戀創傷症候群吧?
看著那個開始發呆的傢伙,室友用力忍住吐槽。

「不過看你跟女性交往老是情場失意,要不要乾脆轉性考慮男的試試啊?」
覺得氣氛有點僵,開始胡言亂語打哈哈。

「…有試過啊,大概就一個月吧。」
翻起剛剛被丟一旁的漫畫雜誌,柳旭頭抬也不抬,顯然已經答到有點自暴自棄,不覺自己說出了爆炸消息。

「還真的啊!?」
怪了,這種大消息怎沒傳到人盡皆知呢?
室友瞪大眼睛,原先只是開開玩笑,現在反而聽到更大的八卦。

「是怎樣啊?狀況一樣?」

「忘了,高中時候的事了,現在只記得那傢伙是我初戀的女孩子喜歡的對象。」
一邊回想著老早不知扔到哪去的薄弱印象,柳旭皺眉,顯然不是很好的回憶。

「什麼跟什麼啊?」
越聽越戲劇化,這比早前那些交往史還精采啊!

「嗯啊,就這樣啊,我喜歡她,她喜歡他,然後他跟我告白,之後我失戀後喜歡上他。」
還真像什麼大風吹,現在想來也覺得好笑,一邊回想著模糊記憶,柳旭扯了扯嘴角。

「記得一個月左右就告吹了吧,分手是我直接送了他一拳的樣子。」
原因是什麼早忘了,只記得當時自己揍得相當暢快。
講得像在說別人的事,輕描淡寫。

「哦……」
室友識趣的沒打算深究,開玩笑,大學快四年了,還沒見過這人動手打人的樣子啊!

「哎呀,反正暫時就當我戀愛這門科目被死當吧。」
不想再這話題繼續瞎折騰下去,柳旭合上漫畫雜誌扔回桌面。
「晚餐我想吃七輪燒肉,就交給你了好友,請好好安撫我失戀受傷的心靈~」

「…你根本是殺熟型的人種啊。」
這是剛才玩遊戲慘死的遷怒吧,喂喂。


++++


大概就這樣子。
稍微做了下角色的設定整理,表達一下滯銷人種的戀愛觀(?),這篇是柳旭大學時候的事情。

不過因為都是對話組成的關係,可能會有點沉悶,請多包涵XD。
寫這篇時候比較能應景的大概就這首歌了,汪蘇瀧的分手季節。


回頂端 向下
 
【文創】激不起漣漪的湖水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金星町 :: ◆ 金星町-另個角度看世界 ◆ :: 《金星町-圖文創作專區》-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