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町

————你也是,遠道而來的客人嗎?
 
首頁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文創】木精住所第二遷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斂漪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文創】木精住所第二遷   周二 3月 05, 2013 3:52 pm

這跟之前那篇生活小插曲是接續的同系列,只是劇情並不輕鬆。
因為是有點沉重的文,看了可能心情會不舒服。

所以如果會覺得敏感,可以趁現在先點選上一頁離開。

仍舊是木精之前的故事。
-------------------------


轉移陣地,紫藤木精斂漪這次翻了個山頭在靠近人類居處的樹林邊隨意搭了個小屋。


基於自身眷族在人類居住區域分布得廣,而且常見的關係,其實他不用特別費力就能收聽到許多八卦:
例如東家小孩喜歡上某某家剛學會走路的小妹妹,西家小公狗上了南家中型母犬之類的新聞,甚至北家夫妻吵架打破碗踢破房門這類瑣事也都能知曉。


不過每天老是來去這類資訊充斥耳邊,聽久了不禁讓他佩服,人類真的是相當精力旺盛的生物,可以為這些小事就把家庭跟週遭鬧得雞飛狗跳。


好陣子他整個懶得再接收資訊。


正好這座山裡藥草不少,又碰上一些植物盛開時節,光探索採收就足以讓他打發時間了。

雖說白日變成人型妖怪會較虛弱些,但只是維持人形又只在山裡活動並不擔心會招惹到誰,他也就大剌剌繼續消耗時間。

從採集藥草到過程處理,不厭其煩的照著程序進行,反正不需急,他也不趕時間,悠閒本來就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就那天,他將某盆剛種沒幾天才剛發芽的蒜頭往窗邊一擺,光合作用有益植物身心健康,你知道的。

晚些回頭一瞧,卻發現剛冒的芽什麼已成浮雲,盆栽裡一片狼籍,活像被什麼怪物肆虐過。


喲,什麼狀況?
挑眉,他沒多費力便在窗邊發現罪魁禍首。



一隻將自己鼓成一團小橢圓球的生物不怕死的在旁歇著。
盯著靠在窗邊的小東西數秒,將牠拎了起來。

本蹲在那的生物將頭從白羽裡探出來,原來是一隻白紋。
———還是隻現在滿嘴蒜頭屑屍體的白紋。

小鳥不滿的朝他叫了幾聲,試著想掙脫。


……這麼小,大概一捏就扁了吧。

暖暖的,有著實在溫度的小生命,柔毛觸碰在掌中滑順柔和。

雖是握著,但力道不重,瞄向手裡不安分騷動的小動物,突然間對自己種植的蒜頭感到幾分悲傷。



啊啊,算了。



一鬆手,白紋馬上振翅翅從窗口竄出逃之夭夭。
連債都討不了的小動物也無從計較起,自認倒楣吧。

心下這樣安慰自己也就不去在意,轉身曬藥去。



++

第二天。
瞪著窗邊那白白突起物,旁邊又多了個黑色的突起物,加上另個銀灰色的突起物。



…………。

他覺得頭有點開始疼了起來。



幾隻紋鳥嘰嘰喳喳的在桌上自顧自的玩耍起來,全然不理屋內主人的反應。

一面泡著茶,他看著不斷增生的不請自來嬌客。
白紋、黑紋、銀紋……,這群小傢伙還真是好興致啊。

將跳到自己手背上的銀紋用手指彈開,看著小鳥向後退了幾步又拍拍翅膀想飛過來,另隻黑紋則是直接飛上頭頂。


…敢情是把我的頭當成鳥巢了?


一手拎下頭頂的小鳥,他一邊聽著不懂的鳥語抗議,微微挑眉。
握在手裡的觸感讓他感覺掌心掙扎的是很脆弱的生物,但卻又這麼生意盎然。

……還真是讓自己感到沒輒呢。
用不重的力道壓壓鳥頭,無視黑紋的不滿,又按了幾下這才放手。

這時一旁白紋的慘叫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隻跳進醬菜罐裡又爬出來的小鳥,攀著罐子的上方出口,渾身混著醬菜味和液體溼漉漉的想展翅高飛。


可想而知會發生怎樣的悲劇。


一屁股摔落桌上,雖然罐子高度離桌面不高,但也驚嚇不輕,見到白紋的慘狀,他很沒同情心的直接笑出聲。

無視白紋蹦跳過來啄向手背的洩憤,他悠悠喝完溫熱的香茗。


「小心,一個不小心跌進去你可就熟了。」
好心提醒著脫線小鳥,自己手邊的茶壺有多滾燙,對白紋的怒氣反應也不以為意。

環繞在鳥聲嘰喳的噪音下,這樣的生活也不壞。



好陣子每天都會被這群嬌客騷擾,從一開始的困擾到最後兩邊自得其樂———紋鳥們似乎一開始就樂的很?

那麼,是從哪天開始出現變化的?


從某天起,紋鳥便失去了蹤跡。
因為氣溫改變遷移了嗎?或是……

在屋內一邊研磨藥材,他略微思考。
物競天擇,也干預不能,隨緣吧。


幾道想法便將疑惑拋諸腦後,將磨碎的藥材做完整理,打算去外出散步去,順道將自己所住區域佈下的結界做點加強。

正因為是屬於溫吞類型的植物妖,雖然還是有遷移住所習慣,但這類妖怪卻很重視領域上的分界,他也不例外。

在結界破碎的邊緣一角發現一旁的雀榕被硬生生的劈掉一半的枝幹,焦黑的殘枝連著主枝幹有些半死不活。

檢視著推測大概是被落雷造成的殘骸現場,他皺起眉。
前些天氣異變時造成的意外吧,還真是有點慘。

主幹還有些生機,應該還能救。


躍上樹一面判斷,正考慮要不要直接將被劈焦的枝幹直接除去,突然發現被波及但勉強完好的枝葉邊,竟然有個搖搖欲墜的鳥巢。

撥開有著遮蔽作用的殘葉,他看向快散架的鳥巢裡頭。
奄奄一息的銀紋趴臥著,感覺到上方有動靜,吃力的睜眼,叫了一聲。


生病?
…太小了,一般的藥用量對牠來說會太刺激。
平靜的觀察著衰弱的銀紋,將牠放在手心上。


「累了,就睡吧。」
輕輕,淡淡的說著。

下一秒,銀紋從七竅滲出黑血,靜靜的躺著不動了。

大概是寄生蟲,很可能在牠體內潛伏很久了。
儘管很脆弱,還是痛苦掙扎著想活下去,才會一直撐到現在吧?

看著體溫在手心裡逐漸冰冷下去的紋鳥屍體,昔日跑跳到手心裡玩耍時,根本是個會跳會飛的小熱源。


輕握在手心,他下樹,搜尋了下週圍。

不意外的在不遠處的灌木叢邊,見到了黑紋的屍體。
僵硬狀態看出已有一段時間,或許是被樹葉覆蓋住的關係,小小身軀仍舊完好。

他看著,蹲下身撫上那僵硬的小軀體。
…看不出有什麼外傷,摔或是凍死的?

這樣推論,行蹤不明的白紋情況大概也可想而知了。


探究已成事實的結果沒意義,在附近再尋了下,將兩隻紋鳥放入袖裡,他轉身離開。


++


甫剛忙完,屋內椅子還沒坐熱,竹屋便被直接破門而入。
他注視著自己新泡的茶,整個懶得抬眼。

一隻剛能化成妖怪型態的鼠精氣勢洶洶的衝進來叫囂。

聽著聒噪的鼠妖連珠炮似的跟他叫喊著,簡意不外乎是想定孤枝,因為這裡是他佔領的領域之類的話。
直到對方覺得說累了,一副口乾舌燥樣,劈頭還是直問你到底要不要跟我決鬥?

「可以啊。」
他點點頭,笑容可掬。

「挑筋斷骨好像會有點太過,那就念在你頭一次拜訪,免費附送斷手斷腳好了。」
頗有親和力的向對方說明,然後將之請出屋外,將聽了話後整個炸毛的鼠妖毫不馬虎的直接料理了。


果然還是鬱結需要適當發洩呢,真的。
一面自省著,紫藤木精搖搖頭。

雖然不能明確說出感覺,但就是不舒坦。


無視被自己用藤蔓倒吊在不遠處大樹下,斷手斷腳卻被捆的嚴實,不斷哀嚎的鼠妖。



他只覺得很吵。


之前每日被三倍量的鳥語騷擾時,那噪音也沒讓自己覺得有這麼煩厭過。


唔,…再換個地方吧?

不過走之前…



小屋旁幾個隆起的小土堆剛翻過土,上頭插枝著幾株剛移植沒多久的花卉,興起嫩芽卻健康生長著。


七里香,夜來香,山茶花。



「好好休息吧,晚安。」
發出不知道是嘆息還是笑聲的輕微聲響,他轉身離開。
回頂端 向下
櫻井善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文創】木精住所第二遷   周二 3月 05, 2013 4:02 pm

QQ...
回頂端 向下
斂漪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文創】木精住所第二遷   周二 3月 05, 2013 4:11 pm

乖(?)(摸摸頭),這篇就當是解釋之前蜘蛛姑娘調侃紫藤不養寵物時的解釋吧......
回頂端 向下
海爾菲德
開始探索周遭的客人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文創】木精住所第二遷   周三 3月 06, 2013 11:23 am

好感人!(雙手合十對三個小墓弔祭)
回頂端 向下
斂漪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文創】木精住所第二遷   周三 3月 06, 2013 11:52 am

其中一個墓是虛的,算是給一個轉圜空間,感謝賞文XD
回頂端 向下
 
【文創】木精住所第二遷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金星町 :: ◆ 金星町-另個角度看世界 ◆ :: 《金星町-圖文創作專區》-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