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町

————你也是,遠道而來的客人嗎?
 
首頁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文創】過去完成式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早乙女色摩
逐漸熟悉的住客



發表主題: 【文創】過去完成式   周二 3月 12, 2013 11:59 am


*色摩的過去。

*悲傷又輕鬆的小品。





刺耳的木板震響混雜著奄奄一息的細聲,令人窒息的氛圍。
背上那令人暈眩的溫熱吐息還有持續侵犯自己的那雙髒手,一想到對方是自己的親父就不禁反胃。
脖上被架上使發寒顫的利刃,男孩已經放棄掙扎,任他擺佈。

「爸爸、為什麼……」
「吶,小孩子不要問這麼多,乖乖給我做。」

黑暗中怪獸慢慢吞噬小孩子的純真,
那是一個分崩離析故事的開端。




我已經忘記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反正那是父親送給即將離婚的母親的震撼教育。
他把那些照片,全都寄給了母親工作的地方。
到現在那種感覺好像是蛇一樣,盤附蜷繞在我的皮膚上,非常不舒服。

在我要從小學畢業的時候,父親在一場工事意外死亡。
聽到消息的時候,同學的心情比我還要緊張。
那感覺很不真實,我覺得那些同學才是他的小孩吧?他們嚇得都說不出話來了,而我卻什麼感覺也沒有。

以普普通通的容態參加了喪禮,臉部木訥面無表情。
身旁的親屬親友哭得極為淒厲,感覺地板都要裂開了;有些人則是哽咽到感覺要氣絕身亡。
而我卻只是愣在那兒看著棺木上的白花有幾片花瓣。
記得那時有一個叔叔抱住我好像要安慰我,我大大地反抗了,因為不知為什麼開始很討厭被碰到,尤其男人。
掙脫開時還被說了一句:

「這孩子真拗。」

我也沒表達什麼擺著臭臉離對方而去。

就這樣過了普通的一天。
覺得喪禮跟上學沒兩樣,甚至覺得學校來得更有趣。

之後我被通知母親不願撫養我的事實,只好交給寄養家庭。
我也沒表示什麼,因為就像我一樣,
玩具玩完了也會厭倦。

那個阿姨人很善良,便當又做得很好吃。
我在那邊過得不錯,國中生活也很順利,雖然成績不是很好,但是也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挫折。
也有不錯的朋友會一起玩。

上了高校之後,開始學會了怎麼當小混混當流氓﹑喝酒跟抽菸。
也不是愛鬧事愛打人,只是覺得無聊所以參加的。

有一次回家時,臉上的傷痕被看到了,阿姨沒有訓話,但我知道她早已察覺我參加幫派。
她只是親親地摸著我的臉,然後笑著。
頓時湧上的情緒說不清是什麼,像被一針刺了心酸酸的,我覺得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有感情的痕跡。

後來雖然幫派活動依舊,但是我學會了隱藏,盡量地不用髒衣領,盡量地不要讓明顯處受傷。
我自認為藏得很好,現在想起來,大概還是露了一堆馬腳吧。

說也是,懵懵懂懂的死小鬼怎麼逃得過經歷豐富的老婆婆呢?

一切很平安地度過高中,可惜畢業典禮阿姨沒辦法來看。

她在典禮前幾天突然氣喘發作,霎時我手足無措,我懂得趕緊呼叫救護車。
但是回天乏術,她還是離開我了。

我很自責,我清晰記得那救護車的鈴聲響徹巷道,但卻沒能救她回來。
雖然我還是沒辦法在櫻花中盛開我的笑容給她看,但是還是覺得很惋惜。

我記得我在她喪禮中目光焦聚全失,聽不見悼念詞,聽不見誰哭得有多淒厲,聽不見誰哽咽到氣絕。
我沒數著棺木上的花瓣數,我只是一直在想她那晚溫柔地摸著我臉龐笑著。
表情一樣木訥,只是心中多了很多不知道何名的感受。
儘管如此,我還是沒能成功地留下淚,只有心中似絞痛地難受。

後來長大成人,慢慢發現自己的固有缺點。
因此工作不好找,個性差又沒學歷,只能勉勉強強當了個保鑣。
但這也沒辦法,一切都根深蒂固也就認了。

反正,把我的人生繼續貫徹完就行了。


———沒有父母小孩依然可以成長,但沒有小孩父母便不能成為。

End.
回頂端 向下
 
【文創】過去完成式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金星町 :: ◆ 金星町-另個角度看世界 ◆ :: 《金星町-圖文創作專區》-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