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町

————你也是,遠道而來的客人嗎?
 
首頁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活動】[文創] 到來之前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櫻井善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活動】[文創] 到來之前   周五 3月 29, 2013 7:09 am


因好奇大家角色決定來到金星町前的情形,所以想貼個小活動,

請大家用文字來描述一下「角色決定到金星町時,所發生的事情或是心情轉折」,

文字長短不拘,配圖也可以,但就是一定要有文字敘述。

也歡迎大家回帖閒聊 ^^
回頂端 向下
櫻井善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活動】[文創] 到來之前   周五 3月 29, 2013 7:11 am

  夜晚的森林內,原本的蟲鳴聲、夜鳥啼,在一個人影安安靜靜的出現之後,瞬間寂靜無聲。

  「你若要去,就便去吧。」低啞的聲音在林內暗處中傳出,帶著點空洞似的回音。

  「你不跟我一起去嗎?」穿著淺灰色和服、即使化形成人的模樣,仍保持貓耳及兩條尾巴的橘髮貓又,原先望著不遠處人類的城市,聽見聲音後愣了愣,帶著疑問的回頭詢問。

  「······我一個老妖去跟年輕妖魔們湊什麼熱鬧?」帶點自嘲笑意,那聲音再度從黑暗中傳來。

  「但是──」啊啊、我知道了······是離別的時候到了。原先預出口的話語,在腦海中閃過一個人影後猛然住口。

  「去吧,你是該好好學學了。」也是該獨立了。自稱老妖的妖魔自暗處站出,穿著黑色和服、披著羽織,一頭黑色長髮,嚴肅的面孔上,一道刀疤猙獰的劃過半張臉。

  橘髮的貓又睜著金瞳看向跟自己瞳孔顏色一樣的、那黑髮的妖,看著對方終年深鎖的眉頭、以及總是藏在眼中散不去的哀戚,他知道,確實是該分離了。

  「那麼,我走了。」張了張嘴,腦海中有很多話想說,最後出口的,卻只是這樣一句道別的話。

  連自己都沒有發現,聲音帶了點顫抖,或許潛意識裡明白,這是最後一次見面。

  他知道的,知道黑髮的妖,即將前往的地方,那是、妖最終的結局之一。

  不敢往前,不敢碰觸,怕情緒會潰堤,會忍不住嚎啕大哭,於是他只能在道別之後,轉頭就離開。

  不說再見,因為再也不會見了。


※※※


  「你看,你就是太寵他,才把一個妖養的這麼重感情。真是笨蛋啊,不知道讓一個妖眷戀著人類只會讓他早死嗎?」黑髮的妖站在原地,聽著不遠處傳來的嚎啕哭聲,他勾起嘴角笑了笑,朝著天空,自語著。

  「吶、我陪著他流浪這麼久,也該夠了吧?」你捧在手心疼的小貓又,已經可以自己一妖好好生活了。看向哭聲的來源,他喃喃自問著。

  也差不多──該讓我去找你了吧?

  但是啊、人妖殊途──就連死亡之後,亦不同路。

  「可是沒關係的,我寧願消逝──也不願再獨活。」獨活在這已沒有你的世界裡。黑髮的妖最後再看一眼那還有斷斷續續哭聲的地方,而後略大聲的說著。他知道,年輕的貓又聽得見的。

  「等我,我就來了。」我來找你了。黑髮的妖再無留戀,獨留那尚在抹著眼淚,低聲哭泣的貓又一妖轉身離去。


   月光海洋.20130329

回頂端 向下
佐佐木亞伊古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活動】[文創] 到來之前   周五 3月 29, 2013 10:01 am

【小雪】
今年冬天依舊是那麼地寒冷,天上不斷地飄下小雪花,彷彿是有個盡忠職守的人,
不間斷地對著地面撒下白色的花朵。
不過奇特的是,今年上門的客人並沒有因為下雪而減少,反而增加了許多,
眼看著店裡的業積蒸蒸日上,奶奶的臉卻一天比一天還要沉。

難得太陽露臉的日子,中午過後輪到我顧店,家裡的主屋與店面是分開的,
穿越長長的走廊後,跨出了門廉,才是做生意的地方;
到了這裡,就算是肚痛頭疼,也絕不可以忘了對客人的笑容。

才正想著該補什麼貨到前頭,就見到奶奶高舉著掃把,
對著一位身穿淡黃色和服的女士又揮又趕地,待奶奶放下掃把後,
我才小心地上前問了一句,原來方才的女士,是要上門來和我說媒的。


「尾巴都露出來了,還有什麼好談!」

奶奶氣沖沖地說著,並命令我盡快離家,越遠越好,別再讓這些妖怪找上門。

和妖怪結婚,在這裡似乎並不是太奇怪的事。
因為從前,這裡就有著婦女生下河童小孩的傳說。
我的初戀也是妖怪,所以並不排斥和妖怪在一起。

但是奶奶說過,妖怪和人類會互相吸引,是因為彼此有著距離的差異感,
如果太過接近任何一方,失去了分寸,那就只會釀成悲劇。

雖然不太了解意思,不過奶奶說的話,通常都是有道理的,
所以我還是快點找個地方躲起來吧!



【立春】
收到入學通知了!

這件事我只跟奶奶說而已,但是自從通知單寄到的那一天早上起,
從前那些上門說媒的妖怪,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取而代之的,則是在店門口會出現漂亮的磨光玻璃球,或是看起來很好吃的山果子。

奶奶總是叫我把那些東西全部拿去丟掉,不過山果子我都偷偷地留下來,和爺爺一起吃掉!
至於那些漂亮的玻璃珠,等到開學的時候,我要一起帶去學校!
回頂端 向下
魚澤沼太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活動】[文創] 到來之前   周六 3月 30, 2013 11:38 am

「準備好了嗎小鬼?」

因為剛戒菸而時常嘴饞的長澤大叔,一邊嚼著口香糖,一邊用腳推了推倒在他床上呼呼大睡的沼太。

「做什麼阿...現在幾點...?」
揉著眼睛,從床單上緩緩地坐起來。
「晚上六點了。」
看到沼太起身,長澤移動到電腦螢幕前,操縱著滑鼠。

「本少爺還不餓,晚點再叫我!」
說著又躺了回去。
「嘖!魚的時候不好好睡!變成人形才在這邊賴床!!」
大吼著,迅速地走到床邊一把拎起沼太,把他丟到電腦螢幕前。

「睜開眼睛看好!記住這些東西。」
在螢幕上顯示的是一項項〝長澤沖〞的個人資料,還有帳號跟密碼等等的東西。
眨了眨眼睛,定神看了幾秒後,打了哈欠才不耐煩的回答到。
「記住了啦!...」
「很好!會不會用網路銀行?」
沼太搖搖頭。
「我教你!」
抓著沼太的手放在滑鼠上快速的操作一遍。
「假如你肚子餓了想訂東西來吃,就這樣匯給對方錢,知道了嗎?」
「歐~~知道了!」
講到吃的總算有點興趣的沼太認真的點點頭。

「很好!你可以離開這裡了!」
「咦咦!?」
「我幫你找好房子了,你以後就在那裏生活!」
邊說邊從桌上抓了隻筆,在便條上寫了住址塞到沼太手中,

「诶诶!?」
事情來的太突然,沼太還一臉搞不清狀況。

「不是早就告訴過你金星町的事了嗎?」
「哪有!也才兩天前而已!!」
「男子漢才不會在意這種小事!」
「是這樣嗎!?但是這不是小事吧!」
「囉嗦死了!我已經幫你把該弄的東西都弄好了趕快走!」
一個四十幾歲的男人跟一個十幾歲的小孩互相大吼。

「......知道了啦...」
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往門口走去。看到沼太這副樣子,長澤不禁大笑出來。
「怎麼樣?不想要自己一個人嗎?覺得寂寞阿?哈哈哈!」
癟著嘴轉過身,一邊踱著腳一邊吼回去。
「對啦!為什麼就不讓本少爺一直住在這裡阿!?」

看到沼太很誠實地回答,長澤搖搖頭蹲在他面前。
「很久以前跟你提到去金星町的時候不是還很興奮嗎?」
「是前天啦!而且那也是跟你去阿!」
「笨魚!我這裡還有寵物店的生意怎麼可能跟你去!」

嘆了口氣,長澤伸出兩手按住沼太的肩膀。
「聽好了臭小鬼!」
「本少爺是沼太啦!」
「好!聽好了沼太!」
清了清喉嚨,長澤面帶嚴肅的說著。
「男子漢就是要能獨當一面!自己一個人生活還只是個開始,將來你還會遇到更多更艱鉅的挑戰!但是你一定不能放棄!遇到什麼事情都要堅持下去知道了嗎!!」
像是受到點醒一般,沼太整個表情都堅定起來。
「恩,知道了。」
看到沼太乖乖聽話,長澤不禁佩服起自己,一起生活了將近十年不是亂蓋的!

「很好!」
抓起沼太把他一路拎出公寓門外。
「對了,遇到問題的話就寫E-mail給我,還有生活近況,如果記得就寫給我,你會用電子信箱吧?」
「會啦!本少爺這麼...」
「知道了知道了~~~聰明又能幹的大少爺再見~~」
「知道就好!再見!」

揮了揮手,走沒幾步又折了回來。
「沖你不要忘記明天下午三點有約要剪頭髮歐!」
「阿...是吼...」
抓了抓已經長到蓋住眼睛的瀏海,有點嫌煩的皺了皺眉頭。

「還有明天晚上七點你跟你女人有約會~」
「這種事你也知道!?」
「從電話答錄機阿~」
「阿...我忘記聽了...」
看來分開生活後需要適應一段時間的說不定是我?長澤內心有點無奈的嘲笑自己。

「還有!」
「還有阿!?」

沼太伸出雙手緊緊的抱住沖的腰。
儘管妖怪只是靈體,沒有溫度,但長澤還是感覺有股暖暖的氣息從沼太身上發出來。

「這是為了怕你太想念本少爺才進行的儀式!晚上可不要抱著本少爺的魚缸偷哭歐!」
「哈哈哈......放心吧,我是不會讓自己做出這麼噁心的舉動的。」

「再見啦!」
用力地揮了揮手,轉過身跑了起來,不再回頭。

看著沼太跑離開的背影,長澤默默地低下頭,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吼...車站在反方向啦!」
趕緊套上夾腳拖,長澤在夜晚的街道邊吼邊往沼太離開的方向追去。


2013/1/29 東京
回頂端 向下
薩麥爾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活動】[文創] 到來之前   周六 3月 30, 2013 2:59 pm

【通知】

「薩麥爾,有你的信。」
老爸打開房門遞了一封收件人寫著我的名字的信給我。
從國外寄來的?我在國外又沒有認識的人怎麼會是寄給我?

「是我幫你申請的。」
見我疑惑的樣子,老爸乾脆跟我說明原因。

一個月前,他幫我在日本的武葉學苑申請入學跟住宿。
要我去那邊多看、多聽,研究其他國家的宗教,還有增進我那半調子的言靈能力。
事前卻說都沒跟我說一聲,連詢問都沒有。
我甚至不知道武葉學苑是做什麼的?
從沒離開過教堂的我,其實心中非常不安。

「為什麼?我不是神學院都畢業了,為什麼還要繼續上課?」
有點生氣,不解老爸的用意何在。

「你以為從神學院畢業就夠了嗎?」
「所以我才說你還沒有啟示成為正式修士的資格。」
老爸雙手環在胸前,一副看著乳臭未乾小鬼的眼神。

「你去就對了。」
「還有很多東西值得你去探討、研究。不要一直關在這間小教堂裡。」
他用堅定的眼神看著我。

「可是…」
我不想要自己一個人…要是連你也不在我身邊,我該怎麼辦?
*歐文離開了,連你也要推開我嗎?
已經熟悉與老爸還有其他神職人員在一起生活的日子,一下子叫我離開…我不要!

「你不會後悔的。又不是永遠不會見面。」
「等你領悟到些什麼,再回來吧。」
連抗議的話都來不及說出口,老爸就轉身離開了。


【啟程】

「行李我已經先幫你寄過去了,到那邊之後應該就能收到。」
「在日本的手機也先幫你辦好了,會跟行李一起送到。」
我提著簡單的行李站在機場的登機門前,懷著不安的心情盯著老爸。

「幹嘛用那種眼神看我?都幾歲了還像小孩一樣。」
開朗地笑了笑,給我打氣般用力拍了拍我的肩。

「我可以隨時打電話回來吧?」
「當然。」
看著老爸的肯定的表情,稍微放心了些。

登機的廣播響起,我轉身走向登機門。
老爸笑著朝我揮手,直到我看不見他為止,都沒有放下。


從認識老爸開始,他一次都沒有在我背對他前先行轉身。
總是笑著接受我的反抗、我的叛逆。
而這次也是...在我轉身離開以前看見的,依舊是笑容。


抱著滿是懷疑的心情,來到了日本,來到了武葉學苑。




老爸,我不後悔喔。
謝謝你把我從那推開,而我知道你一直在看著我。
現在,在這邊我過得很好。
你呢?在梵諦岡的你,怎麼樣了呢?



【END】
----------------------------------------------
*關於歐文:
在其他文章內也有提過,是一個喜歡粉紅色與手做布娃娃的男孩。
他與薩卡的故事之後會另做補充。
至於老爸的故事,他在薩卡心中佔了很大的位置,總有一天也會補齊的...應該......。
回頂端 向下
秦烽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活動】[文創] 到來之前   周六 3月 30, 2013 6:48 pm

『哎,那邊那桌的幫我扛去『停屍間』,我這邊沒手了。』

「報酬?」

『幹!我付了你好幾年的薪水耶!』

視線從天花板移到身旁的中年男人臉上。
男人的肩側掛著一具明顯爛醉的雌性『屍體』。

獨眼將叼在嘴上的菸拿開。

「幹,我現在又不是你的員工。」

猶如機械,毫無起伏的懶散語調,如預期的得到了男人一個有力的中指回應。


『幫一下會死喔?今天屍體特多,反正你閒在那沒事幹。』

「我在沉思好嗎~沉思~」「奇怪~剛才明明就你自己講心情不好讓我安靜的。」

『唉呦,我忙不過來啦~幫忙啦~』

「所以說~報酬啊~?」

一陣無言的互瞪。
直到兩個男人都覺得與雄性生物對看實在沒啥意思才各自別開眼。


『算了!算了!!你慢慢沉思!不打擾你!!』
『啊!對啦,所以你老媽怎樣?到底是有沒有要離婚?』

「會離婚才有鬼,那兩個感情好得很。」
要離早就離了,幹麻等現在。

『那你咧?都處理好了?之前說的事覺得怎樣?出去走走對身心比較健康。』

「...大哥,其實你從頭到尾只是想問這句對不對。」
「我有在考慮啦。你很婆媽耶~直接問會怎樣?一直在旁邊晃來晃去。」

邊抽著菸,看著男人一臉做壞事被逮到的尷尬表情。

「難怪老婆會跑掉。」

『幹!』

「別幹了啦,再幹你旁邊的都要醒了。」

落井下石結束。
目送男人碎唸著髒話走進沙發區的背影,再次把視線擺回天花板。
----------------------------------------------------------

「...啊,我該感謝你沒告訴其他人。」「但是你幹麻跑來?」

無奈的瞪著前來送行的男人。

「我只是出去玩,你那啥見鬼的表情?」

其實在機場來來往往的人群裡,男人的表情顯得再平常不過。

「大哥,我又不是你兒子。」

「跟個年紀比自己小十幾歲的人撒嬌,你不害羞嗎?」
「我跟你女兒講她老爹在機場變性成女人喔?」

『操!』

挑了挑眉,繼續用輕浮的語調與表情激怒男人。

「操什麼操?我也要住的爽了才會定居啊~就算定居又不是不回來了~」
「多愁善感喔?你身兼母職太久真的快變成女人了,要注意哎。」

說完馬上後退幾步,躲開對方盛怒下舉起的拳頭。


「自產女性荷爾蒙,不太好喔~」

「不跟你聊啦~又不講話都在拖我的登機時間。」

「掰。」
不等對方反應就離開。


走了好一段路後回頭,遙遠的距離之外男人還站在原地,雙手插在口袋裡。
即使臉上的表情與穿著都因年歲不再顯匪氣,只有站姿卻改不了。

歪斜的三七步。


「白癡。」
誰都是,最後總會離開。
你也不是今天才知道我跟人疏離感很重了。

既然敢建議我出去走走,現在又感傷什麼?


放下手中極少的行李,昂著頭向男人的方向比了個向下的拇指。
緊接著咧出猖狂的笑容,再用力的比出兩隻手份的中指。


滿意的看著男人瞬間張嘴,似乎罵了什麼後也對自己比出中指回應。

彎身撈回行李。



再見。

【END】
回頂端 向下
鴆沐
開始探索周遭的客人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活動】[文創] 到來之前   周日 3月 31, 2013 8:24 am



--我們必須好好守護人類的陵墓,不然那些魑魅魍魎會來擾亂的。

從出生那年起,
還是獸型的鴆沐就這樣被年長的鎮墓獸教導著,
但是在鴆沐出生的時候,
鎮墓獸已經失去人類的信仰跟供奉,
所以年長或者同齡的鎮墓獸紛紛離開各個陵墓,
只剩下小小的鴆沐守著陵墓。

身邊一個親屬都沒有的鴆沐並不是不想離開,
而是他的能力比起其它鎮墓獸來的虛弱,
長期虛弱又被墓室的陰氣與溼氣侵蝕因此鴆沐的身體並不好,
但是照顧他的也只有那些因為同情他而留下來的孤魂野鬼。

「吶...我可不可以出去?」
『不可以』
『會死的』
「但是大家都不見了,人類也不需要我了。」
『會死的』
『會死的』
「因為我很沒用對吧。」
『............』

只能一日過一日的在墓室裡走動,
看著人類幫鎮墓獸做的雕像,
一座一座的因為歲月而腐朽,
卻抱持著總有一天會被人類想起的期待等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一百多年了吧?
角長出來了,尾巴也蓬鬆了,
但是寂寞的心沒有變過,
依然是只有自己。

沿著墓室的走道走著,
身邊衝過了完全不畏懼自己的魑魅魍魎,
鴆沐一邊流著眼淚一邊走著。

「我不想保護人類了,我已經被遺忘了。」
『不行』
「我不要了。」

鴆沐跟幾個野鬼到了陵墓口。

『如果沐堅持,就一起走吧。』
野鬼們融入地板上一旁躺著的中國結耳飾,
『帶著我們走吧。』

「謝謝你們。」





後來的飛機、入學申請等等的事情,
鴆沐都是靠著野鬼們到處蒐集情報幫忙而完成的。

到達金星町後,鴆沐看著入學簡介上的黑組與白組

「.....那麼就黑組吧。」
『黑組似乎都不喜歡人類呢。』
『他們會不會討厭保護過人類的沐呢?』
「無所謂。」
「去報到吧。」


【END】

-------------------------------------------------------------
回頂端 向下
維克多
逐漸熟悉的住客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活動】[文創] 到來之前   周日 3月 31, 2013 2:23 pm


那天的慘狀,他絕對不會忘記。



「是人類!!!人類來了!大家快逃!!!!」

一開始,大家沒有特別在意自海天一線而來的黑色陰影,但是,緊急游回來的第一批年輕企鵝立刻示警,在企鵝群中引爆恐慌。

「所有企鵝注意!!母企鵝立刻帶著孩子先下水、公企鵝斷後,沒褪毛的企鵝負責協助母企鵝!!快!!」

皇帝企鵝長老緊急下令,一時間,苔原上的企鵝群緊急往海邊撤退,公企鵝們殿後,但是,人類的殺招已出。

『砰!』
『啊!』

一隻企鵝中彈倒地,一輪腥紅從企鵝的肚皮噴湧而出。

「大家快加速!!孩子們跟母企鵝們快跳入洋流加速!!」他邊指揮著前面壅塞的企鵝群進入福克蘭寒流邊接應壓後的公企鵝。「老王,低頭!!!」

老王腰一彎,兩顆子彈驚險的擦過,維克多顧不得維持秩序趕緊趴倒在結冰的路上高速移動過去──老王那抱著蛋的媳婦腳被人類打傷,使得老王不得不減速帶媳婦。

「謝了,老維,快帶我媳婦孩子走!我去引開注意!」
「親愛的,你不能…….」
「老王我…..」
「走!」

老王一把將媳婦用力塞給老維後,使出他吃奶的力氣用力把他們推出去,讓他們在冰上高速滑向岸邊,自己則滑上另一條冰路,果然,一群人類看到成色如此好的皇帝企鵝,紛紛轉向追殺老王。

「老維,求求你,快救救親愛的……」
「我答應老王、我答應他要帶你快逃!我答應的!」

腳板已經磨得發痛,但是維克多推著老王媳婦不敢減速,即使他更想衝去讓老王先逃。

老王還有家人、還有後代,還有很多企鵝需要他。而他只是個孤家寡人,早在妻子葬送獅口時他就該走了。

就在此時,維克多卻沒發現,一個獵人舉起獵槍,瞄準了他的後心,發現到的老王媳婦忍不住尖叫。

「老維!」
『砰!』

溫溫熱熱、帶著腥味的紅噴濺在維克多跟老王媳婦身上,在他們的身後,老王一臉慶幸的倒在血泊中。

「老王─────────」

再也顧不得隱藏自己,維克多拉著老王推著老王媳婦加速離開射程,「老王,挺著!兄弟帶你走!」

「別……老維……咳……別費、費勁了……」咳出一口血,老王只覺得力氣隨著肚子上的破洞流失,「哈……老、老維,我要走了……」

「閉嘴,你這人生幸福美滿的傢伙!」忍著想哭的衝動,維克多破口大罵,「想想你老婆、你孩子,還有兄弟我!!」

「咳……呵、呵呵……老維、幫個、幫個忙……咳……」忍著痛,老王扯出個微笑,時間不多了,「我孩子…..咳……就麻煩你……咳……」

「親愛的!」
「……答應!我都答應!所以……」

所以,求求你,活下來!維克多拼著狠勁不斷往前衝,此時,大部分企鵝群都進入洋流,剩下幾隻企鵝在岸邊等著不知何時墊底的老王與維克多一群。

聽到維克多的回答,老王安心的望著自己的妻子,微笑的閉上眼,再也沒醒過來。

老王媳婦深情的看著老王,然後,突然將兩顆還是蛋的孩子塞到維克多懷裡。

「嫂子……」
「走吧!老維,孩子就拜託你了。」

隨著話音,老王媳婦不知哪裡爆發的力氣,一把將維克多推滑到岸邊。

「嫂子!!」

抱著老王的蛋,維克多悲痛的喊著,只見老王媳婦很溫柔的依偎在老王身邊,然後被人類的武器一陣射殺。

「老維,快!剩我們幾個了!」

一隻年輕的巴布亞企鵝拉著維克多,與其他幾隻斷後的企鵝一起跳入海中,就在跳入海中的瞬間,苔原炸出熊熊火光。

「遭!是陷阱!」

幾隻企鵝跳入海中立刻發現不對,卻為時已晚。一張魚網立刻網著他們,附近的魚網中,甚至還聽見幾隻企鵝的求救聲。

「大家!保住性命!活著就能再見!」

抹把眼淚,維克多在海中對所有被抓的企鵝傳遞消息。

「一定、一定要活下去!」
「我們知道……」
「老維你也一樣啊!!」

活著才有希望,他還不能死,現在還不能!抱緊蛋蛋,維克多流著淚,帶著痛苦的面對著人類的捕捉與未知的未來。

【END】
回頂端 向下
紀青天
逐漸熟悉的住客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活動】[文創] 到來之前   周一 4月 01, 2013 7:11 am

  「天天!我聽說你要出國留學!」房門「碰」的一聲被人用力打開,來人大聲的喊著。

  紀青天正在房內整理行李,對於擅闖的人黑了臉的看著。

  你馬誰讓這禍害知道了!我不是交代要保密!!

  「啊、對。」幹!既然跑來了,那否認也沒意義。沒停下整理的動作,只是狠瞪了來人之後繼續。

  「為什麼?!」擅闖的人大聲質問著。

  「靠!都說出國留學了還蝦小為什麼!你他馬的腦子有洞喔?!」聽到質問的紀青天瞬間腦中理智線斷裂,抄起手邊枕頭就往對方身上砸。

  「但是天天、我──」被砸的人抓著紀青天的枕頭,一臉焦急的想說什麼,但卻被紀青天打斷。

 
  「閉嘴別說!」紀青天知道對方想說什麼,但是他不能讓對方說出來,只能喝斥對方。

  「不要一時衝動說出來,阿慶,兄弟跟陌生人,你要當哪個?」看著對方緊抿著嘴,眼神苦澀,紀青天放軟了音調,輕嘆口氣說著。

  不說藏著,一輩子兄弟;說了,沒辦法回應,只能當陌生人。

  這是紀青天話裡的意思,名叫阿慶的擅闖者苦笑。

  「你哪時候的飛機?」阿慶決定再回去想想,一時衝動下的告白,就算能成功又能維持多久?

  「大後天。」看對方冷靜了,紀青天掃了對方一眼後繼續整理。

  「那我到時候去送你,記得把時間傳訊給我,我、我先回去了。」阿慶將手上的枕頭遞回給紀青天後,如他來時匆匆忙忙的回去了。

  將房門關上,紀青天煩躁的抓了抓頭後,癱躺在床上罵著:「幹!」



***


  「阿慶昨天來過了?」機場裡來送行的姐姐似是漫不經心的問著。

  「想八卦什麼?」來過又怎樣?紀青天給了自家姐姐一個白眼。

  「嗤、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啊,人家是想來──」紀姐姐拉長了音,一臉戲謔的看著自家弟弟。

  「姐──三姑六婆似的小心嫁不出去。」紀青天雙手抱胸站三七步,沒好氣的回應著姐姐。

  「去你的、我說你真不接受啊?就算是同,家裡也不會天翻地覆的,老爸老媽很明理,阿慶人挺不錯的。」紀姐姐先是一拳打在青天胸口,而後才認真的說。

  「真不錯妳自己收了那禍害去,我跟他是兄弟,最多只能這樣,愛不了就是愛不了。」有些人的關係一旦定位,怎麼轉都苦,既然這樣還不如不要轉變。紀青天看著自家老姐認真,也跟著認真回答。

  「好吧,祝你一路順風了,我先回去上班了。」紀姐姐看弟弟的樣子,也只能揮揮手,隨後準備趕回去上班。

  「你馬我坐飛機!一路順風會死人的!」紀青天在姐姐轉身後小聲罵著,而後沉默的等著登機。

  他沒跟姐姐說,他是去修行,搞不好還要除妖降魔蝦小的,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這情況下,跟誰有感情牽扯都是造孽。

  情債什麼的,最難還。

  「幹!死阿慶你最好快點找個新歡!不要讓我愧疚一輩子!」小小聲的碎念著,紀青天想,等日子久了,時間過去了,阿慶就會死心了吧?

  畢竟自己給不了對方想要的,只能希望對方能夠找到一個更值得過一輩子的人,到時候,再給對方一拳的送上祝福,就好了。

  一輩子的兄弟,總比一時的情人,最後永遠的陌生人要好。


 END

  紀奈何 2013/04/01
回頂端 向下
 
【活動】[文創] 到來之前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金星町 :: ◆ 金星町-另個角度看世界 ◆ :: 《金星町-圖文創作專區》-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