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町

————你也是,遠道而來的客人嗎?
 
首頁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活動】【圖文】青春花塢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七五三誠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活動】【圖文】青春花塢   周三 4月 10, 2013 2:23 pm

初戀的花,是茜色的。
如同感情的交替嬗換,戀愛就是花季,這季結束下季再來。

你曾經戀愛過嗎?
而現在盛開,亦或是凋落?

告訴大家你的故事吧——屬於你的青春花塢。


*請用文字(圖文搭配也可)來描述自家小孩的愛戀經驗!
不管是苦澀的單戀、粉色的初戀,還是以遺憾的結局分手,更或是圓美的結局,
希望大家可以一起來分享自家小孩的春天時期!
另外,春天只是一個象徵,所以並不局限是否為春季發生的事件唷。


(先PO上活動,故事待補。)
回頂端 向下
七五三誠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活動】【圖文】青春花塢   周日 4月 14, 2013 4:35 pm


失去的東西終究是找不回來的,放棄我吧,你總有一天會感到疲倦的。
儘管曾經看著你揚帆的大船殞落,儘管往後我將又再踏上另條海域,
舺板上木紋為之改變的事實,已謹銘此心。




1991年 2月 的 丹麥歐登塞


千年之森的嘆息著丹麥最古老的驕傲,教堂鍾磬的和緩雅緻謳歌著諸神的永垂不朽。
奧丁失去的最高精神仍然延續著這座城市的脈,是使命,被毀但不搖的使命。
這樣的使命很美,美得令人眩然。

不過自從外頭下起了陰雨,心情伴隨這天氣的驟變,現在只有冷,以及,討厭。
冰冽海風彷若可以看穿自己的空洞一樣,直直接接地穿破了毫無暖意的身體。
維京後裔本該對這些免疫的。

沒帶傘的自己淋著雨,一個腳步一個無趣沉悶的濺水聲,踩踏著被裝飾得光鮮亮麗的人行道磚塊。
說自己是城市的小縮影,不,甚至說是像個無名黔首在路上無止境奔波,也不為過。

明明是安徒生所一手策劃的童話,很快樂很愜意的。
可是卻好像全都喪失了拋棄了一樣,視界範圍內顯得毫無生氣。
而街上摟摟抱抱的情人,在眼中異常刺眼。
雖不刻意仰起頭,但從那水漬的鏡面卻還是可以映照出,相符相襯的鞋款一同行步。

啊,多麼感傷。

自己猶然單身,一個小小的修車學徒。
每天為了理解車子的結構用得全身髒汙,自以為掌握了車子的個性卻完全被擺了一道那樣。
日日夜夜吸著那無比骯髒的穢氣,日日夜夜忙著只是「有可能」讓自己變得有出息的練習。

踢著路旁無心的石子,現在這個自己,確實很愚蠢很拙劣。

「這樣會感冒的。」
驀間,一個男性舉起手打著招呼,往我這邊走了過來,挺紳士地拿傘稱在我的頂上,這麼對我說道。

大概我整身有點透明,引了他的注目,實在因為這襯衫有點不耐濕。

不過,我甚至還沒瞥他一眼,從他身上散發出的濃烈的瑞典味已經讓我厭惡十分。
緊蹙著眉,擺得一副寫著我們是世仇你別過來的臭臉。

這個牌子的古龍水,還有他一定剛喝完,絕對伏特加。
老天。

「瑞典人、咳、」
我故意咳嗽,我不想理他,我想直接忽略他然後走我的路。
不過他似乎不想停止。

「別這樣,IKEA的傢俱都有公證報告的。」他表情浮出傲慢跟強烈的自我推薦,完全不藏飾自己的血統。
「噗、蛤?你說什麼聽不懂。」我用右手腕遮掩了笑意,然後繼續直視前方向前走。

欸欸,吃錯藥嗎……

「不過IKEA沒進口丹麥的笑容。」他瞥向我說,那語氣就像若無其事,四平八穩的。
「……誰笑了,先生你自作多、」我稍微用肘抵住靠過來的對方,然後發現不對勁兒。

等等、這樣說簡直就是自己露出馬腳了……
不過這個瑞典男是怎樣?靠好近。
而且那個香味有點重得討厭。

可是,當我端倪了對方幾下,其實覺得長得還不錯的,有點電影明星的感覺。
眉目深邃,瞳色標準瑞典澈藍,後梳頭髮棕色微捲,下巴稍稍凹陷留著小鬍子,髮際有後退的傾向。
還穿著西裝,打領帶,莫非是做公務的?

算了,如果沒有什麼惡意,姑且嘗試接觸一下吧。
雖然那是千百個不願意。

「IKEA男、啊這樣稱呼你不會生氣吧?我喜歡淋雨,傘你自己撐。」

我緊盯著他握傘的手,然後發現了一個東西 ——戒指。
款式大抵是結婚戒指,很明顯的在精結的指環上發閃,使人不遐想都覺奇怪。

「為何盯著?喜歡可以給你。附註,你要叫什麼都可以。」

什、什麼?給我?什麼情況?
還有從剛剛到現在那個風格怪異的用詞遣字。

TBC……

回頂端 向下
佐佐木亞伊古
在地同化的町民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活動】【圖文】青春花塢   周日 五月 19, 2013 4:38 pm

【夏日祭典】

「妳不應該,花這麼多時間在我身上……。」

我看過這個表情!
透過煙火的光線,可以清楚看見坐在我面前的人,
露出了和爺爺胃痛時一樣的表情。
是因為胃痛嗎?還是因為剛剛撞到了牙齒,所以生氣了?


「夜深了,妳該回家了……。」

正想開口問清楚時,就已經看不見他的身影了,
如果是平常的話,他應該會牽著我的手,
直到人多燈亮的地方,然後才安心地放手。
不過今晚是煙火大會,到處都是人,所以今天就不用了吧……。
而且,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我可以一個人回家。


「不會吧!女生都這麼主動了,他還那個死樣子!簡直就是個大木頭!」
「他不是大木頭!是大石頭!整天只會站在門口發呆,連腦子都長石頭啦!」
「我還以為那個石頭多少對亞伊古有點興趣呢!沒想到……竟然是個十足的傻子!」
「我說妹妹啊……別管那顆大石頭了!
  亞伊古妳說說!我們家那十個兄弟,妳喜歡哪一個呀?」
「姐、姐姐!別說了別說了!快走啊!那個眼鏡姑娘找來了!」
「哎呀!我最怕那個眼鏡姑娘了!上次不曉得唸了什麼鬼東西,害我頭痛死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雙胞胎狐狸姐妹就已經在我身邊打轉,
你一句我一句地說個不停,直到氣急敗壞的班長出現,她們才一溜煙地消失。

我們原本是一起來的,但是因為我中途開溜,所以班長非常生氣,
直到走進家門前,班長的嘴巴一刻都沒有停止過。
如果是平常,我一定會不斷點頭、笑笑地回應班長,
但是因為天空開始下雨了,所以我變得沒有什麼力氣,
只好低著頭,支支吾吾地回應,結果班長又更生氣了……。


【祭典之後】

大約過了一個星期,我終於找到了空檔可以去神社,
不過,神社裡原本成對的狛犬,卻只剩下了一隻。
留下來的狛犬跟我說,他暫時被借去隔壁鎮,等到春天時才會回來。
看來,還要等好長的一段時間才能知道,
那天晚上他到底是胃痛、還是撞到牙了,才會露出那麼難過的表情……。
回頂端 向下
綾小路光
逐漸熟悉的住客
avatar


發表主題: 回復: 【活動】【圖文】青春花塢   周一 五月 20, 2013 4:42 pm

(文章本人覺得稍嫌黑暗,不喜者勿食)

【春雨】
下雨了…滴答滴答滴答…
吾只是呆呆地佇在路上,突然想到:若是椿在這裡,吾又要挨罵了吧?
伊總是一臉擔心地把自己拉進傘裡用手帕擦拭吾的臉。

椿是傘的九十九神,成妖的時間比自己早。
吾被放入倉庫後伊每天都幫忙拂去吾身上的灰塵。
在等待彼人的第82年又155天
「光,我們在一起好嗎?」
伊突然這麼問吾
「在一起?咱不是已經在一起了?」
咱每天每天都是一起的啊,活動的範圍只限倉庫和其周圍的小小院子,因為吾已經決定要等彼人回來…
「原來…原來妳早就這麼想了嗎?」
椿看起來好像很高興,縱使吾每天伊一起,吾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高興的表情。
「嗯,當然。」
吾溫柔的摸著伊的髮,伊總是喜歡吾這麼待伊。

只是,吾後來才明白自己太天真,愚笨的令自己想哭。
在等待彼人的第85年又174天,那天也是下著雨
「椿,吾不懂!汝為什麼要騙吾?!」
吾第一次失控的喊著,還未成熟的妖力吞噬掉周圍的光明
「汝早就明白…汝早就明白彼人不會回來,那汝為什麼不讓吾去找伊?!」
「因為我想留下妳!」
椿衝過來抱住吾,緊緊的抱住
「我喜歡妳,光,妳一直都知道不是嗎?所以妳才答應和我在一起!」
吾用力掙脫伊的懷抱
「吾不懂汝在說什麼!汝一直是在吾身邊的不是嗎?」
在一起…什麼在一起…
「…所以…一切都是我在自作多情?!光,說妳也愛我!」
椿用力把吾推倒在地板上,狠狠的扯著吾和服的領口
「妳是我的…妳一直都是我的才對啊!」
伊的聲音像是一頭鬥敗的野獸,不知道吾是不是嚇住了,當時只是靜靜地瞪著他,隨即…
啪!
鮮明的掌印烙在椿俊美的臉上
「吾真的不懂,椿。自作多情的是汝、現在要傷害吾的也是汝…」
雖然不知道椿把自己壓在地板上是想做什麼,但絕對不是好事
「吁…吁…光…妳告訴我…妳有沒有…有沒有愛過我?」
伊從吾身上爬起來,用一種很哀戚的表情看吾
「…吾一直習慣有汝在身邊,但是…吾不懂…什麼是愛。」
椿的表情突然變得蒼白,憤怒之後是悲傷後來又轉成無奈
「呵呵呵…不懂啊…我為了獨佔妳而做的事現在卻變成報應嗎?」
吾躺在那裡看著椿,心裡只是想著:
彼人已經不在了…彼人已經不在了…

「椿,吾要離開這裡…」
吾不懂…吾不懂這些等待的歲月裡究竟讓吾變成了什麼…
椿傷心了、彼人不會回來了…都是吾害的嗎?
「…光,妳走吧。」
「妳長得很美,妳的心也很美但是…妳的天真、妳的單純有的時候還真是很殘酷啊!」
這是椿對吾說的最後一句話…
「吾真的不懂,椿。吾變得越來越不能相信汝」
然後,吾就離開了。

有時吾會想,吾對於彼人…是愛嗎?
…吾不知道…吾從來不知道愛是什麼…
吾只知道…吾會等著伊…吾會相信轉生輪迴…一直等到自己的盡頭。
回頂端 向下
 
【活動】【圖文】青春花塢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金星町 :: ◆ 金星町-另個角度看世界 ◆ :: 《金星町-圖文創作專區》-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