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町

————你也是,遠道而來的客人嗎?
 
首頁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文創】紅豆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紀青天
逐漸熟悉的住客
avatar


發表主題: 【文創】紅豆   周日 6月 01, 2014 11:57 am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
願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

──王維《相思》

 
  「喀!」
 
  清脆的撞擊聲響讓他一驚,緊張兮兮地撿起摔到地上的玻璃瓶,看著仍舊完好的瓶子,他才好好鬆了一口氣。
 
  小小的瓶子內裝著滿滿的紅豆,他看著玻璃瓶,又想起那個給他紅豆瓶子的人。
 
  那人給他瓶子的那天,還笑著用中文唸了一首詩。
 
  他努力的記著那人的音調跟發音,而後偷偷的找了一個來自中國的妖魔詢問。
 
  他還記得那天那妖魔的表情跟眼神有點古怪,但那妖魔還是跟他解釋清楚。
 
  那妖魔說:『這是藉著詠物而寄予相思的詩,相傳古代有位女子,因為丈夫戰死在邊疆,而日日哭泣,最後哭死於樹下化為紅豆,所以後來人們把紅豆又稱為“相思子”。』
 
  『這是用紅豆來表示相思之情,這情可以是愛情,也可以是友情。而你唸的這首詩主要表達的是對朋友的思念。』
 
  「此物最相思……」下意識的摸著瓶子,他不自覺的唸著。從回憶清醒的他,神色複雜的看著玻璃瓶。
 
  他是那時才知道,原來那人也是會想他的。
 
  如果那人沒有在給他瓶子之後消失了快一年的話,他真的覺得那人給他紅豆是會想他的意思,但結果卻是收了紅豆的他想著那沒半點消息的人,日日煎熬。
 
  『為什麼一句話都不留就走了?』他記得那時,他這麼問著那人。
 
  而那人只是挑了挑眉,輕描淡寫的回道:『我出任務。』
 
  一句話堵死了他接下來所有的話,讓他瞬間無話可說。
 
  也是那時,他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他與那人,本該是敵對的。
 
  他是妖魔,而那人不只是人類,更是具有驅魔能力、金星町所謂的──守御者。
 
  那麼,他是否該與那人保持距離?
 
  但是,他不甘、也不願,從那人二十四歲認識到現在,也要六年了。
 
  六年,對他來說很短很短,短到只佔了他漫長生命中的一小部分,但卻是每一天每一日都充滿重要回憶的六年。
 
  他也曾想過把紅豆還回去,那人只是笑笑地說著:『留著吧,哪天我在外頭死了,也是個紀念。』
 
  那瞬間,他所有的不甘願都被恐懼取代。
 
  「死亡」是一個比妖魔與人類更大的鴻溝,他永遠也跨不過去。那人會死、會輪迴、會新生,而後再也不是那個當初與他相遇相識的那人。
 
  而他,妖魔,卻沒有輪迴沒有新生,只有消散於這天地之間。
 
  什麼人與妖魔的界線,在死亡面前,突然變得不再那麼重要。
 
  最後,他決定,只要這人還在的一天,他就陪著這人,就算最後有可能被這人或是這人的同伴給殺了,也無所謂。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那人埋在了他的心裡,成為一個種子?
 
  而後每天的相處就像是給心裡的種子澆上了水,緩緩發了芽,一次次的見面,一次次的相處,就讓那芽開始生長,逐漸茁壯,最終根深蒂固、再不可動搖。
 
  在那人給了一瓶紅豆,唸了一首詩,當他理解了那首詩的意思之後,當他與那人短暫分離再聚首那次,當他第一次正視他們之間的界線時,他才驚覺──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原來,他對那人的情感,不是他以為的友情,而竟是愛。
 
  為什麼會這樣?
 
  他無數次的問著自己,那是人,還是敵對的,怎麼就動了情呢?
 
  為什麼呢?
 
  但無論怎麼自問,都找不到答案,於是最後,他也放棄找答案了。
 
  他想跟那人說,卻又在見面時欲言又止,幾次張口,卻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說。
 
  說什麼呢?說──愛?他相信,他若真說了,那人鐵定一團火把他滅了。
 
  連他自己都無法置信,更何況那人?
 
  於是最終,他還是什麼都沒說,只是看著那人疑惑的表情,嘆著氣,伸手撫上那人染了半邊藍色的髮。
 
  他想,他能做的就是守著那人、陪著那人,最好能夠說服那人與他簽了契約,成為那人的使魔。
 
  只是那人總是不肯,那人說:『我想與你當朋友,而不是把你當使魔。』
 
  但是,他想成為使魔,是想光明正大的出現在那人身邊,堂而皇之的保護那人,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那人每次出任務,只能心焦等待,惶恐不安,與那人相見,也要避過他人,遮遮掩掩。
 
  他知道,那人只是不想他站到妖魔的對立面,與所謂的同類相殘,但那人忘了,他是妖魔,是只為自己而活的妖魔。
 
  在妖魔的觀念裡,根本沒有所謂的同類。因為每個妖魔形成的原因都不同,又怎能稱之為「同類」呢?最多只是同屬於妖魔而已。
 
  但就連妖魔自身,都會因為種種原因而滅了另一個妖魔,所以對立面什麼的,他根本就不在乎。
 
  他在乎的只有那人,他想保護、想守護、想珍惜的,也只有那人。
 
  所以他才心心念念的想成為那人的使魔,也是為了自己說不出口的那份情感。
 
  他想無論春冬、無論晴雨、無論什麼情況之下,都能與那人並肩齊行,隨時隨地待在那人身邊。
 
  他想看盡那人每一個表情、每一個模樣,高興的、悲傷的、快樂的、嚴肅的,他都想看、想知道,也想更加的深入那人的生命之中,與那人糾糾纏纏,再不分彼此,並且成為那人不可或缺的存在。
 
  這是他的一點念想,一點盼望,礙於人與妖魔、生與死的界線、礙於以後可能面臨的種種情況而無法將這份情感付諸於口的小小私心。
 
  而現在,他看著那緩緩走來的人,看著那人已臻成熟而開始日漸滄桑的面孔,看著那人越染越多藍色的頭髮,看著那人穩健的步伐,他小心翼翼的收好那瓶紅豆,似乎也想藏起自己心裡快要滿溢而出的情感。
 
  他望著那人,臉上不自覺地帶著笑,穩著自己的音調,一如平常的喚著那人的名,不叫那人察覺自己所有的心思。
 
  「青天。」


 
  此物──最相思……
 


  Fin.   2014.06.01
回頂端 向下
 
【文創】紅豆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金星町 :: ◆ 金星町-另個角度看世界 ◆ :: 《金星町-圖文創作專區》-
前往: